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8 道歉【原創】

回到房間後,拓海反覆思考著雲對他所說的話,他鈴雨想要唱歌,所以曉寒才會找她加入。
如果真的是那樣子,自己還真的怪錯人了。
可是……面對其他人也沒有這麼生氣,一旦面對曉寒就有種說不出的憤怒感。
拓海看到先行一步回到家的鈴雨,她手舞足動的在房間內扮著唱歌的模樣,便覺得自己真的是怪錯人了。
在認清楚是自己的錯的那一刻起,招海便開始想著要怎樣道歉。怎麼辦,要怎說才好?
拓海絲毫也沒有發現鈴雨站在他面前,直到對方開口說話。「主人,你站在門口做甚麼?」
「呃……在思考事情。」拓海摸了摸鈴雨的頭,便帶著她進屋裡坐下。
鈴雨一坐下來便興奮的問道:「主人,鈴雨甚麼時候可以去唱歌?」
這句話猶如一枝箭一直射在拓海此刻的心裡,說不出口,怎可能說自己一時之間氣憤過頭拒絕了!
拓海只好撒謊說,「還、還有點細節要談……」,說話時不敢正眼看向鈴雨。
鈴雨帶點失落的語氣回答:「是嗎……還以為可以唱歌呢。」
「唱歌的話,在家裡也可以唱啊。」拓海依舊試圖轉移鈴雨的想法,他並不是因此事道歉,而是覺得鈴雨會就此學壞,才會如此說道。
「可是,人多點會開心點。」鈴雨沒有發現拓海的苦心,依舊天真地說著她的理由。
於是,拓海也只能認同了。「…也、也對呢。」
拓海便左思右想著要如何道歉才好,最終他決定先去買個東西賠罪,這樣子也比較有誠意。
「鈴雨,我出門買個東西。」
「明白,看門就交給鈴雨吧。」鈴雨揮著手跟拓海道別。然後便開始她的看家任務。
 
拓海離開後,曉寒便來到拓海家門前,想為剛剛她擅作主張的事而道歉,然後再徵得拓海的同意。
「拓海,你在嗎?」曉寒敲響了拓海家的門。
鈴雨聽聲應門,「是誰?」
「鈴雨?我是曉寒啊,拓海在嗎?」
年紀相差不大的孩子很容易就會熟絡起來,鈴雨聽到曉寒的聲音後便開心的回應她。「主人剛剛出門了,曉寒有事找主人?要不要進來等他?」
「甚、甚麼……」拓海不在?難道他氣得離家出走了?
鈴雨見曉寒沒有回應,便打開門看看她還不在。「曉寒,你怎樣了?」
曉寒有點灰心的回應鈴雨的話,「不、不用了。我先回家。」
「那,有甚麼話要代你說嗎?或者,我可以幫到你嗎?」鈴雨看著曉寒落寞的背影,雖然不知道發生了甚麼事,但是她想要為她做一些事。
曉寒看出鈴雨的擔心,也不好拒絕便說:「拓海回來了,就跟他說我來過找他吧。」
「沒問題!」
 
拓海來到了便利店,雖說要買賠禮,但是他也想不出要買甚麼東西給他們才好,也沒有想買很貴的東西。
「要買甚麼好呢……」拓海把晚餐材料選好放進了籃子後,便一直在想要買甚麼才合適。
拓海無意中看到了東島的身影,他不斷把不同口味的營養乾糧放進他手上的購物籃。
拓海靜悄悄的走到他的身邊,東島頭也不抬的一邊進行採購的動作一邊如此說:「氣消了?」
「……嗯,對不起。」
「你跟曉寒說了沒?她比較在意啊。」
「果然嗎……你到底要買多少營養乾糧?」拓海眼看著東島差不多把放置營養乾糧的架子清空,終於忍不著問他了。
東島理直氣裝的回答著,完全不覺得有任何的問題。「買光他。」
「……你買這麼多是要做甚麼了……」當拓海說出這話時,東島就抬起頭來用一種在看笨蛋的表情看著他。「當然是吃了,笨蛋。」
「唔,我也知道是吃了!我是在問為甚麼要吃這個了。」
「當然是沒人做飯了,優她出遠門了。」東島把放置營養乾糧的架子清空了後,轉移了陣地去到零食區,把數盒巧克力棒放進購物籃。
兩人都結帳後,東島看著拓海問道:「你現在就回去嗎?」
「嗯。」
「那一起走吧。」
 
「你真的沒生氣嗎?」
在回家的路上,拓海再次問了一次,因為他真的不懂東島這個人。
曉寒跟武,甚至是風信子也比東島這個要容易明白得多。
東島滿臉笑容的看著拓海,一副這孩子真笨的表情。「你在說甚麼傻話呢?怎麼可能不生氣。」
「嗚!對、對不起!」拓海再次道歉。
這個人……笑容明明很燦爛,也很好看,可是卻給人一種不寒而慄的感覺!
「嘛,想我原諒你就幫我拿這袋東西吧。」
「甚、這很重耶!」
「那你到底要不要拿?」
「……」我認了。這傢伙果然是個混蛋,買這麼多是想重死我嗎……
「其實我沒有生很大的氣了。因為,我明白啊。」東島如此說道,然後一副兇狠的表情,就像他說的事真的發生了一樣。「……要是白突然之間跟一群我認為是笨蛋、會教壞他的人在一起……而且,還說要加入他們。我一定會很生氣!」
「……」我好像在無意中聽到了東島對曉寒他們的看法!
「所以,我就只有氣那一下子了。」
 
距離回到門口還有一段距離,雲就把那個很重的袋子拿走,然後把他手上另一個袋子擺在拓海的面前。「你拿著這個去道歉吧。」
拓海接過袋子後發現了那裡面的全是一些零食。「這是……」
「我討厭那樣的氣氛,你快去道歉吧。」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