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7 一浪接一浪【原創】

拓海從便利店回來了,他打開自己房間的房門,發現鈴雨並沒有在內裡。
雖然心感疑惑,可是也沒有感到奇怪。有些時候鈴雨會跑了去東島的家裡找白去玩,有時候會自己單獨出門在附近公園玩,這已經是習以為常的事了,所以看不到鈴雨的身影也不是甚麼奇怪的事。
他放下手上從便利店裡買來充當明天早餐的東西,便轉身前往練習室。
練習的時間早已經到了,他現在進去應該會聽到大家的樂趣聲才對,然而今天的練習室卻是充滿著聊天的聲音,而且內裡還有一把很熟悉的聲音。
拓海心感奇怪,他們沒可能是在等待自己開始練習吧?
他轉動了門把進入練習室後,為、為甚麼……鈴雨會在這裡?
拓海一時之間理解不了為甚麼鈴雨會在這裡,在他思考問題之際,鈴雨已經率先發現拓海的存在。
她飛快的撲入對方的懷抱,「主人!」
「……鈴雨,你先回家。」拓海揉了揉懷中的小女孩的頭髮,便叫著對方先行回家。
「哦。」雖然還想要多跟其他人聊天,然而鈴雨還是決定不問理由,依照主人的話先回家去。
待確認鈴雨真的已經離去後,拓海黑著臉的問:「為甚麼鈴雨會在這裡?東島。」
「不是我。」雖然在看到鈴雨出現時,雲已經早有預感拓海一定會找自己問話。畢竟,現場跟鈴雨認識的除了風信子外,就只有自己了。而且,拓海根本就不知道風信子認識鈴雨這回事,所以這個問責一定會第一時間落在他的頭上。
「那是誰?」拓海的語氣裡帶著一絲的動怒的看著雲。
正當雲想要說出時,曉寒卻興奮的叫著拓海。「拓海!為甚麼你不說你家有那麼可愛的女孩子在!我還在想要怎樣得到她的監護人同意呢,因為聽風信子說他跟她只是幾次在這裡偶然遇見的人……原本還在想要得到同意應該是很難的事。不過,監護人是拓海的話就好了!拓海,你會同意鈴雨的加入吧?」
曉寒興致勃勃的看著拓海,就對話內容而言,明顯曉寒在拓海進來的時候就沒有留心他們的對話,自個兒陷入了自己的幻想之中。
「不同意。」拓海沈下臉的拒絕了曉寒,然後看了一眼風信子,便轉身想要離去。
「吶,拓海……鈴雨真的不能加入嗎?」曉寒攔住了拓海,用一副楚楚可憐的樣子從下往上看著拓海。
拓海繞過曉寒後,握著門把。「……我不太舒服,我先回去休息了。」
「拓海,是鈴雨說想要唱歌才會在這裡。」在拓海離開之際,雲對著拓海離去的背影輕聲說道,也不知道拓海有沒有把雲的話聽進去,門就被關上了。
「怎麼這樣……」曉寒還在一旁因被拒絕而畫著圈圈。
武對現在的狀況感到很頭痛,先不說拓海就那樣子離開了跟曉寒看起來還要糾結一會兒的樣子。
雲這傢伙根本是知道鈴雨的身份,但是卻沒有說出來,所以事情發展成這樣子。
這個說到底雲應不應該負上責任的問題,武決定不再想了,想多了也只會令自己頭痛罷了。
武小心翼翼的看了看風信子的表情,擔心對方因為剛才發生的事而產生想要退團的想法。
當他看到對方沒有甚麼奇怪的表情,至少不是那種想退團的樣子,他感覺自己總算是安心了一點。
 
風信子覺得自己少看了這群人了,雖然自己一早前就已經知道他們應該會鬧出這種鳥事來,卻沒有想到是自己剛加入就發生。
因為,他們是由不同個性的人組成啊,個性不同會有所磨擦也是很正常的事。
不過,一般不是會為了給新加入的團員有良好影像而把不和吞下肚子,待新人離開後才解決的嗎?
這一夥人根本不按常理來行動,團長是這樣、副團長也是,就連另外兩個成員也是……他們真的是太有趣了。
 
雲拍了拍手,引來了大家的注意。「咳,雖然人不齊,還是開始練習吧!因為有新人加入,我們就來練最簡單的樂器吧。」
「甚麼?我們不是應該要安慰、安慰一下拓海,或者是道個歉嗎?」曉寒聽到雲決定繼續練習而感到很驚訝,拓海現在很生氣的跑掉了啊,我們就甚麼都不做嗎?
「……你這笨蛋有做錯甚麼事嗎?」雲看了看曉寒,然後一臉就是『這孩子在說甚麼』的表情。
「我覺得你好像間接的罵了我一下。」曉寒用心的想了一下,自己其實真的沒有做錯甚麼事吧?
曉寒搖了搖頭,然後又點了一下頭。「我想……應該沒有?」
「那道歉甚麼?他這麼大一個人,有腦袋就會想通自己回來了。不要浪費時間了,你本身已經是個廢物,還不快練習的話,你連當個廢物也當不了。」
「雲,我覺得你今天說話好像比平時的多,而且比平時狠啊!」曉寒一臉哭樣,總覺得他就是在拿自己出氣,可恨的是自己不敢反駁啊!
雲看著曉寒還沒有行動,便走過去捏她的臉。「你還在廢話甚麼?快給我去準備練習!知道了嗎?」
「知、知道了。」曉寒捂著自己被捏得變紅的臉,心裡不斷的在咒罵對方。
風信子加入後的第一個練習在缺少一位成員的情況下開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