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5 風與鈴【原創】

 
 
我會去找他們的原因,大部分原因都被他猜出來了。
樂曲固然是其中之一,除此之外就是……他們的話,應該可以接納不論在什麼樂隊都待得不長久的我。
他們的樂隊由不同個性的人組成,卻能如此合拍,看了他們的表演後,不禁產生出我也可以參與其中的想法。
然而,當他們邀請我的時候,我卻因為被說中而生氣,更說了「我才沒有興趣」這種等同於拒絕加入的話。
現在才回頭說有興趣、想要加入,我才說不出這種話呢。
明明很不容易才找到想要待下去的地方,卻又因為自己的個性而輕易令到這個機會從手中溜走了。
嘛,反正也只是感覺,又不代表這次真的會長久,就當作是開始前就完結吧。
 
 
之後過了幾天,風信子依然忘不掉「赤花」的事,從早到晚一直在腦海中轉來轉去。
待在家裡就會一直想著他們,為了忘掉這些事,風信子決定出門散心。
漫無目的地在街上走著,卻在不知不覺間來到了前些日子才來過的「華緣莊」。
「嘖,我怎麼在這裡……回去!」轉身想要離去卻又有一種說不出的想法令到自己停留在原地,轉頭看向練習室,樂器與歌聲匯集在一起編織成美妙的旋律。「……」
果然這首歌很好聽啊……可是,總覺得好像有那裡不協調。
我是因為對這首歌有所留戀,所以才忘不掉他們的事嗎?除此之外,我也想不出其他理由了。
風信子退到一旁的公寓處,聽著那首歌曲,真的是一首有著奇怪歌詞的樂曲呢,大概是那個主唱的女孩作的吧?
……啊!為什麼我要一直想著他們的事啊!真令人生氣!
風信子越想越生氣,甚至一拳往公寓的門上打了下去。「糟糕!」
當他準備逃走時,他所敲的門已經緩緩打開了,內裡傳來一把猶如妖精一樣的清脆聲音。「請問,有甚麼事?」
小女孩把打在門上的聲音誤以為是敲門的聲音,而前來應門。
風信子與前來應門的小女孩眼看著對方,小女孩用著天真的眼光直直看著他。「請問……」
「不是我。」風信子在對方說出問話前,先一步否認了。
「咦?但是……不是你敲門嗎?」小女孩再一次說起話來,她疑惑的看著眼前的人,因為不論怎樣看都是他敲門吧?眼前就只有這個人在,然而對方卻不斷強調否認。「我沒敲門。」
「但是——」
「不是我。」風信子開始不耐煩的對著小女孩大聲說道,並且強調了語氣,他知道這個方法對面前的小孩子應該能用,事情就如他所想的,小女孩因害怕而道歉了,並且不再阻礙他。「對、對不起!」
 
雲攔著風信子離去的路,語氣不佳的說著:「喲,你來這裡有事嗎?」
風信子離開的時候,正巧是團員們的休息時間,雲也就目睹了事發經過並而阻攔了他。
「我只是來看你們解散了沒有!」風信子不俏的說著,便繞過對方繼續前行。
雲並沒有伸手拉著對方,任由風信子在他身邊離去。不過,在經過時,雲悄聲說道:「如果只是看的話,倒是可以。不過,如果你敢動手的話……你最好就要有心理準備。」
風信子轉頭看著對方,只見對方微微一笑,然而微笑中卻有著寒意。風信子驚訝,自己已經習慣出沒於蛇鼠混雜的小巷了,從來沒有一個人會令自己感到畏懼,眼前的人明明只是一個樂團的成員。為什麼自己卻覺得絕對不能逆這個人的意?
 
 
風信子蹲在華緣莊外頭,從牆角的邊緣靜靜的探頭看進去。
自己再次來到這裡後,知道自己並沒有想的那麼願意放棄這個機會,可是事到如今……自己已經口出狂言了不下一次,對方還會原諒自己不計較前言嗎?
風信子輕聲嘆氣。
「嘆氣的話,幸福會跑走的。」天真的話語從華緣莊裡傳出,粉紅色的雙馬尾落入眼簾,風信子抬頭看去,是昨天的小女孩。
「啊!是昨天很兇的人……」鈴雨也看清眼前這個蹲在路邊看似很傷心的人是誰了,被煩惱包圍著的他氣勢不如昨日。
「昨天的小鬼……」風信子昨天回家後反省了一番,明知道跟眼前的小女孩無關,然而昨天自己還是忍不著對她發起怒火。「那個……對不起啊,昨天那麼兇。」
鈴雨用著友善的目光看著對方,同情的說道:「沒問題!雲哥哥跟鈴雨解釋了!他說,哥哥你昨天那個來了,所以心煩氣燥,鈴雨我沒有介意啊!因為,那個來的話會很痛吧?」
「……誒?」風信子想要確認清楚對方在說什麼而要求對方再說一次,聽清楚後內心的煩躁感便急速增加。
……那個混帳!到底跟這小鬼說了什麼啊!
什麼那個了!是女人會來的那個嗎!老子我是男人啊!
因生氣而抖震的肩膀被鈴雨誤認為是因為痛而抖震起來,鈴雨擔心的問道:「哥哥,你沒事吧?要不要喝一杯水?」
「不用!」風信子拉著對方,然後開始認真的對她說教了起來。
 
自那天以後,風信子差不多每天都往這裡跑。
任誰也看得出他對這件事放不下來,奈何他就是那種性格,不願道歉又不願主動說要加入,只有不停反反覆覆來到這裡,像是在等待奇蹟再次出現。
 
在訓練室裡,雲靠著窗戶看著華緣莊門口,風信子跟鈴雨正在聊天的事被他盡看於眼底。
「雲,你還要看多久!快來練習!」曉寒比急的催促著他,前些日子被人說了那麼過份的話,雖然是事實,可是還是很令人生氣!一定要努力練習反駁他,令他不再說出那樣的話。
「知道了。」雲看著窗外的情景,在心裡微微一笑。進展良好,對方已經掉入了計劃內,差不多可以進行下一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