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4 這是哪一齣?【原創】

前幾天他以「助手」的身份擔任其中一隊樂隊的琴手,並不是承認對方的實力,而是生活費已經所剩無幾的關係,他勉強答應當一天「助手」。
在比賽結束後,風信子跟該樂隊分開後,便在會場內四處遊蕩。
在那個期間,他聽到一隊樂隊的演奏,而後他便一直在找著那個樂隊,直至今天他終於找到了。
 
不過這次他找尋那隊樂隊並不是因為想要改變現狀,而是有別的原因,畢竟他也並不是什麼偉大的人物,所以也不會想說「一起來改變現狀吧」這種蠢話。有這種閒工夫,倒不如趕快找下一份可以賺錢的工作養活自己吧,看看手上的金錢,大概也只可以支撐多數天了吧。不過在找工前,還是先解決圍繞在心頭上的煩心吧,不然也不能專心工作,所以還是得去找那個樂隊。
 
距離市區有一段距離,佔地甚擴的公寓「華緣莊」。
風信子正在這個公寓外稍稍地躲起來,雖然憑著一鼓作氣來到了這裡,可是卻不知道下一步該怎樣做才好。
此時,公寓內的練習室傳來了旋律,風信子聽了後確信這裡就是自己要找的地方,而踏步進去。
我知道……這是一首很好聽的歌。但是,那樣的演奏只會毀了這首曲,我不認同這樣的演奏。
風信子憑著一鼓怒氣用力的打開了練習室,然後直接下話。「這樣子不協調的樂隊,還是趕緊解散吧!別再在沾污這首樂曲了!如果是我,一定不會糟蹋這首音樂,所以說你快快收拾包袱吧!」
說完後,風信子才意識到自己說了與原本來到的目的完全不同的話句。怎、怎麼辦……我說得太過火了!
在場的團員看著風信子一言不語,被無言地注視著的風信子決定先離開,擇日再來道歉。「我、我走了……!總、總之,我還會再來的!」
閉上門後,還能依稀聽到風信子快步跑走的聲音。
 
「這是哪一齣?」雲看著緊閉的門,不禁覺得剛剛發生的事就像是電視劇裡才會發生的事。
有人突然破門而入,然後就叫你解散。這不是電視劇才會發生的事情嗎?
雲還是沒摸清對方這樣做的是什麼原因,轉頭說聽到曉寒小聲的說著:「原來我們有被關注啊,不過是從不好的方面呢……」
對於剛剛回復心情開始練習的曉寒來說,這天外一筆就像是要打擊曉寒的信心,而效果也很顯著,曉寒已經再次灰心冷意了。沒想到自己的琴音會令人想要我們解散,我真的有這麼糟糕嗎?
武看了一眼曉寒的狀態,便跟著出門了。「……雲,我出去一下!」
雖然他沒有說明要去那裡,只是以現在這個狀況來看,武大概是要去追剛剛那個闖進來放言後立即逃走了的人。
不管武追出去的理由是什麼,雲也覺得會有一齣好戲好看而決定放任他們。
「……所以,今天停止練習了?我回去了?」
「辛苦了!……啊,我也去接白放學好了。」
 
風信子關上門後,立即拔腿就跑。他只想要趕快離開這個地方,然後再好好想一下到底自己是說了什麼幹了什麼蠢事!
腦子裡只想著剛剛的事,他絲毫沒有發現有人跟在他的背後,甚至沒有發現有人站在他背後,當他發現的時候,已經是對方叫著自己的時候了。
風信子直盯著眼前人,這個人是剛剛自己所去的「赤花」的副隊長。自己跟他又不熟悉,為什麼對方會追過來呢?能想到的只有一種可能性,那就是來為剛剛的事找碴。但是,眼前的這個人怎樣看也不像能打得倒自己。所以,面對他根本沒什麼好怕。
「你跟過來做什麼?找碴嗎?你也太小看我了吧?」先下手為強,風信子一改剛剛的狼狽樣子,兇狠的盯著對方。大部分的人在遇到明顯比自己強的人時,都會避開他們。
「呃……我、我不是來找碴……」武與那大部分的人一樣,因為風信子的表情與語氣而後退了。就算武來的目的並不是找碴,然而他已經被對方的氣勢壓倒了,要取回說話的主權已經很難。
「哈?那你有事啊?沒事就趕緊滾一邊,別跟著老子!」風信子把手揮一揮趕人走,然而武雖然害怕卻沒有離去。「我、我有事找你。」
「哈?什麼?」有事?什麼事?完全想不出。
風信子直直盯著武看,武便大膽的說:「那個……你要不要加入我們的樂團?」
「……你腦子是壞掉了嗎?找一個剛剛才找你們麻煩的人加入你們的樂隊?」
「因為,我知道你很強啊。風信子,是你的名字吧?你一直在各個樂團裡擔任著鍵盤手!而且——」
風信子快步走近武,然後把他逼向牆。「臭小子!你到底想說什麼!」
「我想說的是……你是因為我們把一首樂曲弄到很糟糕而生氣吧?如果是你的話,你會彈奏得很好吧?所以,你才會生氣的來——」
「別開玩笑了!別說得你很像很懂我啊!」
「我們在找鍵盤手,你的話,一定可以跟我們合得來的!所以,你要不要加入我們的樂團?」
「誰管你們!我才沒有興趣!」風信子覺得繼續下去也沒有結果便氣憤的離開,武對著離去的風信子說:「明天,我們也會練習的!我們一直都在差不多時候練習的。想清楚說來吧!等著你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