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3 Wake up【原創】

 
拓海看著沒事就來吃閒飯的東島問道:「東島,你就不打算處理一下團長嗎?」曉寒已經連續三天沒有出門了,這樣下去曉寒會不會把約定當做沒一回事?不,在這之前她會不會餓死了在房間?
「咦,不要。你想我怎樣處理?」雲與鈴雨玩著電視遊戲對戰,心不在焉的回著話,眼神專注的看著電視遊戲。「安慰她嗎?我才不要。如果這次她自己過不去的話,之後她也會過不去。不管怎樣,這次一定要她自己處理。」
拓海一邊清潔碗筷一邊細想,東島說的話並非沒理,因為曉寒如果這麼容易就放棄,那麼之後也會很乾脆放棄也說不定。這次也支撐不下去的話,那麼要在三年內成名根本不可能。
洗完碗筷後,拓海看著答應了自己吃完飯就走的東島不客氣的下達驅逐令。「……喂,東島,你不是說吃飽就走的嗎?你還想在這裡佔地方佔多久啊?」我現在連碗筷也洗好了,這個人還懶著不走是想怎樣。
「誒,吃飽不想動啊。」
「……滾。」拓海厭惡的看著東島,看到這個表情,雲便識趣的離開,臨走時留下了謎一般的話語。「在你下定決心前,我會一直來的。」
「啥?」下定決心?什麼東西的決心?拓海看著關上了的門,絲毫也想不出雲所說的話的意思,最後決定不理會。
 
 
陽光不能透過被厚重的窗簾所蓋過的窗戶進入房間,房間內亦沒有開上電燈,在這昏暗的房間中,唯一亮著的是一台不斷播放著錄影帶的電視機。
電視機前坐著一名披著綿被的小女孩,女孩全神貫注的看著電視裡的錄像,那是各種樂隊的現場LIVE錄影。
一段又一段完結,小女孩只是拿著搖控不斷重覆播放,最後倒坐在沙發上,目光已不再停留在電影上,而是漫無目地看著天花板。
她閉上眼睛反覆想著這幾天的事情跟這次的表演,她明白到自己太心急了才會導致那樣的結果。
那樣子的結果連慘敗也說不上,自己太高估了這個樂團了,不,是太高估自己的實力吧。
雲跟拓海的確有著參加這次比賽的資格,諾跟武只要練習也有著足夠的實力,問題出於自己,自己沒有足夠的力量,會失敗也是很正常的。
她閉上眼睛後,沒多久便入睡了,那天她做了一個夢。
 
自己因為害怕輸掉而逃回了家中,在那裡渡過了接下來的三年。
那之後,她就聽著父親的話去學習,再也沒有機會去想自己的夢想。
夢裡的自己每當看到歌唱節目時,都會泛起淚光看著畫面,然後不甘跟後悔還有厭惡的情緒都會湧現。
 
當曉寒再次睜開眼睛時,她清晰的想起了夢境,她摸著淚痕反問自己。
厭惡?我會厭惡音樂?不可能,那麼我是厭惡什麼?逃開了的自己嗎?
我不知道,但是如果逃開後,會有那樣的感覺的話,我……不要!
我寧願乾脆的輸掉,之後才回去。我也不要現在什麼都還沒有開始就逃回去!
那樣不甘和後悔,還有厭惡的感情,我不要!
 
曉寒爬下沙發,把本來收拾好的行李翻開,從行李中拿出了退房通知信撕碎。
她奔下樓梯後,直往訓練室走去。
她沒有思考過大家會否待在訓練室,不過她直覺只要去那裡大家都會在,她毫不猶豫的打開了門扉。「大家!」
「喲。」「早啊。」「很慢。」眾人紛紛向站在門邊的曉寒打招呼,他們一直在等待曉寒回來。
「大家……對不起!」曉寒看著大家覺得應該先道歉,因為自己竟然曾想過逃回家。「那個……大家可以聽我說嗎?」
「嗯。」
「我、我也不知道要從那裡說起了……那個、這個、我……我果然想要以歌手的身份成名!我之後可能也會像前幾日那樣子失敗,然後想要逃掉。但是,由今天起我不會逃掉了!我會努力練習!我、我知道我很弱,但是我會努力的!我這樣說很任性,但是……請大家借力量給我。嗚啊,我到底都說了什麼東西啊?!」曉寒一鼓作氣的說完,說到最後她也已經不清楚自己是在說什麼了。
她仔細的看著大家,留意大家的表情,大家用堅定的眼神回答著她。
「沒問題,只要是曉寒說的話,我一定會辦到的!」
「沒有問題。」
「早就決定了。」
「謝謝大家!」曉寒感動的看著大家,然後除了曉寒以外的人再也忍不著笑了起來。「噗……哈哈哈……」
「什麼?為什麼?為什麼笑了?」曉寒不明白為何大家都笑了起來,便緊張的問著其他人。「吶,為什麼笑了?」
「因為,明明說著看起來很帥的說話,但是,小寒你……噗……穿著睡衣,而且頭也沒有梳……噗……不行,太好笑了。」
「什麼!?羞、羞死人了!」曉寒轉身奔門而出,臨走前還留下一句話。「下、下午開始練習!你們不要遲到啊!」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