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2 敗北【原創】

今天聚集於這裡的人都是為了參加「明日之星」的初賽。
在場人數起碼也有數百人,團體也有十數個,其中更有一些已經有著足以出道的能力的樂團在內,可謂競爭激烈。
雖然嘗未開始比賽,然而在場的人都了解在這裡的人都是競爭對手,所以場地內都瀰漫著緊張的氣氛。
當然,在這當中還是會有人不會看懂氣氛,比方說……
「超厲害的!你們快看!是『BLACK-LUCKY』啊!那邊的是『歡樂主意』啊!」
曉寒因為看到許多有名的樂團而興奮至極,已經忘記自己來的初衷,腦子裡只想著要問對方拿取簽名。
就在曉寒準備飛奔而出之際,一把聲音冷冷的從她背後叫著她的名字,曉寒回過頭去,只看見藍色長髮的男子冷眼的看著自己。
儘管面前的男子什麼話也沒有說出來,然而曉寒已經從眼神中充分了解到對方想表達的意思,便收起了手上的簽名牌,安靜的坐在地上,在空無一物的地方上練習。
在場的另外三人已經對這情況司空見慣,然後便各自重新準備自己的部分。
 
他們是「赤花」,大約是兩、三個月前新組成的樂團,並沒有什麼人氣的新手樂團。
其實,他們每人都知道這個樂團現在並沒有足夠的實力,可以出場參加這次的比賽。
然而,在團長的一意弧行和另一位團員的推波助瀾之下,他們勉強地取得了參加這次比賽的資格。
如果說團長是因為不知天高地厚想要嘗試而參加的話,那麼另一位團員的目的是什麼就沒人知曉了,知道原因的大概也
只有他本人,理所當然那人是不會告訴其他人,他在盤算的事是什麼。
 
早上九時正,「M.H.C」大樓開門了。
大量的人湧進大樓,根據他們收到的通知書,前往不同的區域進行面試。
曉寒心情雀躍的跟在人群後踏入大樓,向著面試場地前進。
每個休息室都有幾組樂團在,他們都在專心、認真準備接下來的比賽。
如此相比,曉寒大概是不懂什麼是緊張,此時此刻,她還在慢慢地吃進早餐,看著歌詞。
從旁人看來,她就像是走錯地方的普通小女孩一樣,而不是來參加比賽。
一個接一個的號碼被叫出去,然後一隊又一隊新的樂團走進來。
初賽已經正在開始,很快就會輪到曉寒他們,每個人也準備好心情,隨時也可以開始。
「九號,請去後台做準備。」工作人員再次來到休息室門前,叫出需要做準備的樂團號碼。
 
曉寒聽到自己的號碼後,就興致勃勃的舉著手說出發。
起初來到後台時,曉寒還是一副不知緊張為何物的表現,直到台上的樂團開始演奏,曉寒這才開始緊張起來。
這一刻,她才明白到自己將會站在什麼地方去表演。這裡並不是平日表演的小舞台,這裡是為了選出「明日之星」大賽的冠軍的地方,是一個充滿很多強勁樂團的地方!
曉寒開始在想,自己真的可以上台表演嗎?只要聽聽台上的表演就知道自己其實並沒有足夠的實力。雖然這次是自己一心想要嘗試,看看自己跟半專業的樂團有什麼差別,不過還沒表演,曉寒就已經了解到其中的巨大差別了。
雲看著曉寒不對勁的樣子,已經知道曉寒她是被現場的氣氛嚇倒,不過他絲毫也沒有打算安慰她,雲走到諾的身邊輕聲交代一下。「諾,看來要跟之前說好的麻煩你了。」
諾點頭回應以示了解。
台上的樂團已經演奏完結並下台了,工作人員已經開始催促下一個樂隊「赤花」上台。
然而,身為隊長的曉寒卻受到巨大的衝擊似的僵持在地上一動也不動,已經上台做準備的武跟拓海只是疑惑的看著曉寒卻沒有作出任何動作。
雲從後用力的呼了一巴在曉寒的頭上,然後沈默的看著大呼小叫的曉寒,然後便沒理會她的大吵大鬧就上台做準備了。
「痛死了。你做什麼了!」曉寒摸著隱隱作痛的地方盯著雲。
「嘛嘛,我們快上台做準備吧。已經沒什麼時間了。」諾安慰著曉寒,並指著台上的準備倒數計時器。
曉寒看了後,驚呼了一下,便匆忙跑上台做準備。
 
準備完結後,他們的演奏正式開始。
曉寒雖然只是站在後面的位置,然而她還是再次被現場的氣氛嚇倒,緊張感沒有退去,曉寒在心裡安慰著自己不用害怕,然而這樣半點用處也沒有。
歌曲一開始她就出錯了,幸好雲的吉他跟拓海的鼓聲掩蓋了她的錯誤。
曉寒因為鋼琴的出錯而亂了腳步,然後變成專注於彈奏鋼琴,當她發現自己應該要唱歌時,那些歌詞已由諾代唱了,就像是事先已經預料到她會出錯一樣,諾完美的把自己歌詞唱出。
諾很快便注意到曉寒的樣子,便對她打了眼色,曉寒成功在下一段接著唱下去。
曉寒明白到自己不可以再出錯影響到其他人,而且以現在的情況來看根本已經不可以進入比賽,她便乾脆的放開來唱,就算唱錯了照樣唱下去。
 
四分二十秒,雖然在一般人眼中並不是很長的時間,然而在今天的曉寒眼中簡直就像是經歷了火山爆發一樣的時間。
因為是初賽,結果會在網上公佈,曉寒他們表現完結後就可以離開了。
下台後,曉寒便低下頭沈默不語,到底是在想什麼?沒有人知道。
諾看到這樣的曉寒想要安慰他,卻被武搖頭阻止,武裝作沒有注意到曉寒這樣的狀態,只是如平日一樣的做出詢問:「要去吃東西還是回去?」
「……回去吧。」曉寒慢條斯理的說出話來,然後一行人便朝著出口方向準備離開。
「等一下,我有東西忘了。你們先回去吧。」雲沒有預警的說出一句話,並對拓海招手要他過來,拓海疑惑的指了指自己,雲輕輕的點頭。
「我……我要去洗手間。你們不用等我,我會自己回去。」雖然拓海摸不清雲想要做什麼,不過他還是隨便編了個理由跟著雲一起離開。
 
雲在自動販賣機裡買了一罐小紅豆湯給了拓海,自己也買了一罐檸檬茶喝了一口後,便開口發問:「你覺得怎樣?」
是指表演嗎?還是指曉寒?還是其他東西?拓海完全摸不著東島所說的話是指什麼,因為可以聯想到的東西多不勝數。
眼見拓海沈默不語,雲便仔細的說出自己的問題:「我是指你覺得這次的表演怎樣?」
「糟糕到不可以再糟糕。……你明明知道會發生這樣的事,為什麼還要答應曉寒的胡鬧來參加比賽?」拓海發表完自己的感想後,停頓了一下,之後問出了自己一直想要詢問的問題。
雲似笑非笑的看著拓海,然後說出了自己的理由。「因為有需要。你跟我應該是一樣的吧?曉寒說要三年內組成一隊樂隊並且要成名。你知道的吧?」
「嘛……知道的。」
「三年可是很困難的,很多樂團少說也需要五年或以上的時間。我覺得她早一點認清事實,可以早一步放棄或是加倍努力。這樣對你、我和她也有好處。」
這個理由勉強可以接受,拓海雖然跟雲只是相處了一個月左右的時間,不過他覺得雲並不會是無條件的去幫一個人,難道是跟自己一樣有什麼約定或交易嗎?「……你為什麼要這樣幫她?」
「我只是覺得有趣啊。」雲如此說,拓海看不出這個理由是真是假,以他現在對雲的認識,的確有這樣的可能性,當然這也可能是假的。
「……那,我回去了?」拓海眼見雲沒有再阻止自己,便了解到自己真的可以走了,便轉身快步離開,打算趕快回家去找小鈴。
「嗯,掰掰。」雲站在原地對著拓海揮手目送他,然後轉身對著在角落處的人說:「那麼,你找我有什麼事呢?」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