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1 如果有時光機……該多好【原創】

 
他這個混蛋!東島這個人,他這個人真的很討厭!
拓海咬牙切齒地做著晚餐,那些蔬菜就像是他的仇人一樣,被他切得亂七八糟的,大概是把蔬菜當做東島來對付了吧?
看東島一副賴著不走的樣子,他應該是會吃完飯再走吧?拓海這樣分析著,然後他便多做了一份。
在雲跟鈴雨有一句沒一句天南地北的閒說著時,拓海已經完成晚餐,並放到桌子上。「弄好了,你們快來吃。」
「咦?已經弄好晚餐了?」雲有點驚訝的看著桌上的晚餐,兩道小菜跟白飯已經盛好放在桌上。
「對。所以,你們快點來吃飯吧。」拓海坐下來叫喚著在一旁的兩人,雲看了一眼後,便走到門口。「那我回去了。小鈴,明天見。」
拓海完全沒有想過雲會這麼爽快的離去,因發出疑問的一聲。「咦?」我還以為他絕對會吃飯後才走,所以多做了一份。
不解拓海因何事而發出疑問聲,雲回頭看向拓海。「咦?什麼?」該不會是看到了老鼠或是蟑螂而叫吧?
雲疑惑的回頭,只看見拓海快步走來要趕自己離開。「沒事!你快回家!」
雲看了飯桌上的東西後,似笑非笑的看著拓海。「哦哈,你是不是以為我會在這裡吃飯?所以,做了我的份啊?」
雖然不想要承認,不過被看到了,要拒絕也不可能了。拓海不得以只好承認。「……那是你的錯!你不吃飯就早說啊!」
「那,我明天會帶著白一起來吃飯。晚飯就拜託你了!明天見。」雲笑著的關上門後,拓海還是忍不住對著關上的門口發出怒吼。「你這混蛋,別再來了!」
 
東島這個混蛋,真的超級討厭!拓海把門嚴謹地鎖上後,回到飯桌前半點聲音也不發出的默默吃著飯。
鈴雨偏頭看著充滿怒氣的拓海,然後說出一句差點令拓海咽不下飯的話。「主人,不可以跟朋友吵架啊。」
「咳、咳咳……!」拓海拍著胸口,稍為舒服後便扶著額頭。「鈴,我跟東島並不是朋友。我們只是同一個樂團的成員。」
「同一個樂團的成員,不是朋友嗎?」鈴雨分不出當中的分別,然後便偏著頭思考。
「不是、不是。」
此時,鈴雨想起了拓海的吩咐「不可以給陌生人開門」,便語帶哭聲的問道:「嗚。那、那、鈴是不是做了壞事?明明主人說過不可以開門給陌生人。」
看著鈴雨眼眶中在打轉的淚水,拓海便連忙安慰她。「沒有啊。鈴沒有做壞事啊!那個,東島他不算是陌生人。」
「不是陌生人?也不是朋友?」這到底那裡不一樣?鈴雨不解的看著拓海,貌似一定要分出其中的分別。
「…………嘛,如果一定要說的話,你就當是朋友吧。」
「那、那麼,下次還可以開門給他嗎?鈴還想跟他和白聊天!」
「……嗯。」拓海別過臉,沈默了很久後才勉強說出答應的話。
 
嗚……可惡!我現在很想要一台時光機回到兩天前改變過去!
當時的我,為什麼會這麼不小心了!這麼不小心地被東島看到……
雖然本來就打算把鈴雨接過來了,可是我千萬個不想被東島這個腦袋不知道在想什麼的人知道。
 
拓海跟鈴雨相遇後,已經差不多一個月了。
樂團的練習就如曉寒當初說的一樣,距離比賽越來越近,練習的時間也相對的越來越長,拓海回到西市的時間也變短了。拓海就算是回去了,也只是睡個覺、吃個飯又再出門。
在這個不算長的時間裡,拓海跟鈴雨已經把對方看作是家人,儘管雙方也不知對方的身份是什麼。
但是,他們卻無條件的信任著對方。
拓海眼見回去的時間越來越少,便擔心在西市一個人看家的鈴雨,思考著要不要把鈴雨接過來住到比賽完結。
在他思考這件事時,他的攜帶電話少有地響了起來,知道他的攜帶電話號碼的人用十隻手指也能數出來。
他拿出攜帶電話一看,上頭顯示的來電名稱是「房東家」,拓海看著上頭的電話號碼便疑惑了起來。
到底是什麼事呢?房租我記得已經交了吧?拓海想不出個原因,只好老實地接了起來。「你好,我是拓海。」
「主人!」有點意想不到的是電話的裡頭傳來的並不是房東的聲音,而是鈴雨的聲音。
拓海便困惑了起來,一時反應不過來。「咦,怎、怎麼了?為什麼是鈴雨?」
「主人,怎麼——」鈴雨的聲音在電話裡消失了,換成了房東說話,大概是房東把電話從鈴雨的手中拿走了吧?「小野啊,你家小鬼很吵。」
「對不起……請問,是發生了什麼事嗎?呃,該不會是鈴雨打壞了什麼吧?」拓海一瞬間只能想到這個可能性,不然房東不會突然打電話來給自己的。
「不是這回事。其實是這幾天下大雨,結果你家的天花板因連日下雨而漏水了。」房東輕快的說著,說得漏水就像不是一回嚴重的事一樣。
拓海一時反應不過來,便要求房東再說一篇,這次總算清楚聽見自己的家因為下雨而處於水淹的狀態。
「所以說,請你快來清點一下東西吧,就這樣了。」房東沒有等拓海的回應便把電話掛掉,待拓海回過神後,他就立即回到西市去清點東西。
 
回家後,拓海確認了比較重要的東西沒有損失後,便接受了房東的建議。
他們把重要的東西帶走去酒店或是旅館住個幾天,錢由房東負責支付。
房東會在這幾天內找人來維修家裡的天花板,在維修完結前,他們都得在外頭住著。
拓海考慮到住在外頭幾天所花費的金錢並不便宜,便在深夜把鈴雨帶到東市的住華緣莊。
東島就是在這個時候,看到了自己把鈴雨帶進來,然後在隔天自己出門時,他就進去家裡了。
然後,便變成了今天吃飯的情況了……真的很想要時光機回到那天的晚上。
嘛,反正過多幾天就可以搬回去了,現在就先忍耐一下好了。
對,不管他怎樣也好,再過幾天,比賽完結後,我就可以回去西市,不用被他打擾。
拓海如此說服自己。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