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10 雨下的孩子【原創】

拓海很少有機會睡到中午時分,然後自然醒來,今天是罕有的一天。
一起床,空腹感就襲來了。
在東市只要起床就有美味的早餐可以吃,回到家就要自己負責呢……真想回到家也有人做給自己吃。
拓海起來去梳洗後,決定先去最近的便利店買早餐吃解決肚子餓的問題,之後再順道去超市買其他食物來補貨吧。
 
天氣報告說,今天會有微雨。
不過,如果是微雨的話,根本不用帶雨傘吧?
從超市回家也才十分鐘左右,拓海想了一下便決定不帶雨傘就出門。
 
拓海從超市裡買了很多東西,左右手也各提著一袋物品。
踏出門,抬頭一看天空已經變黑了,像是隨時也會下雨一樣。
拓海看著天空,決定在下雨前跑回家,戴上外套的帽子後,拓海便往家的方向快步離去。
結果,剛離開超市沒多久,天空就下起微微細雨,拓海沒有回頭而是直接跑回家。
 
拓海一路馬不停蹄的跑回家去,在回家的途中離家裡有一段小距離的垃圾站出現了令拓海很在意的情形,一抹小小的身影,身上只圍著一張單薄的毛巾,對方雙手抱滕的縮在角落處。
以體型來說,那是十來歲的小孩。是被拋棄的小孩吧?
如果是平常的話,拓海絕對不會這樣做,然而今天的他一定是那裡不對勁了。
他把東西放回家裡後,他便帶著雨傘走去垃圾站找尋那名蹲在角落的小孩。
拓海站在小孩的前方什麼話也沒有說,只是靜靜的看著他,小孩亦注意到有人正站在自己的前方,小孩疑惑的抬起頭來一看。
亂糟糟的粉紅色長髮,天藍色的瞳孔,雖然身穿髒兮衣服,不過仔細一看,這小孩就像是一尊被拋棄的精緻人偶一樣吸引人的目光。
「跟我來。」站在前方的拓海在小女孩看著自己後,便立即說出這句話,然後頭也不回的走回家。
小女孩本身也搞不清楚狀況,她不認識拓海,她沒有理由跟拓海回家,然而腳已經跟著他走了。
小女孩雖然跟著拓海來到了他的家門,卻對是否要踏進去而遲延,最後她在拓海的眼神催促之下踏進來了。
雖說是進來了,不過她還是只站在門口不敢亂動,拓海亦沒有叫她坐下或是做什麼,轉頭就從櫃子裡找出了一條全新的毛巾,然後遞給小女孩。「來,這是新的。你先去洗澡吧,感冒就不好了。」
小女孩接過毛巾,有點不理解到底為什麼拓海要對自己那麼好,於是終於開口說話:「請問,你到底為什麼……」
拓海看了看時鍾上的時間,然後便推小女孩進去小浴室。「有什麼要說的話,等一下再說。熱水已經熱好了,你快洗吧。」
拓海不等小女孩是否答應,總之把她推進浴室後拓海就開始找尋小女孩適用的衣服。
 
小女孩穿著拓海的白色襯衫,看起來就像是穿了一件白色大裙一樣,她靜靜的坐在拓海面前,並沒有說話。
她並不是不想說話,而是有太多的說話跟問題想對拓海說而不知道該從那裡開始說起好。
在這沈默的空間中,拓海率先帶出話題。「你叫什麼名字?我叫小野 拓海。」
「啊、是!鈴、鈴雨,翼玳 鈴雨。」回應同時,肚子並發出「咕嚕」的聲音來,兩人錯愕的看著對方。
鈴雨羞紅著臉低下頭在心裡責備自己。為什麼會在那樣的時間點裡餓出聲來了!真的羞死了!
「……你先吃著這個吧。」拓海把剛剛買來打算當晚餐的便當拿給鈴雨,鈴雨看著這便當吞了一下口水,再次發問。「請問,我真的可以吃了這份便當嗎?」
「嗯。」拓海點下頭,鈴雨便很高興的接下便,然後立即開始吃,大概是餓了很久吧?
這到底是餓了多久才會這樣子?看這孩子的動作,應該是在很有教養的家庭長大,所以應該不會是孤兒吧。該不會是離家出走吧?我會不會被人當是拐子呢……拓海面有難色的看著鈴雨,而鈴雨卻不懂他在想什麼只看到拓海像是在玩變臉一樣露出不同的表情。
 
「重新介紹一次,我叫做翼玳鈴羽。真的非常感謝,拓海先生的幫助!」午餐或者應該說是下午茶,鈴雨在吃完後便慎重的向拓海鞠躬表示感謝。
萬萬沒有想到對方會這樣做的拓海有點呆滯的看著,直到鈴雨抬起頭看向他時,他才回過神來。「不、不用鞠躬。」
「是!」鈴雨靜靜的坐下來後,兩人之間又回復到吃飯前的氣氛,拓海再次先開口說話。「那個,鈴雨?你是迷路了嗎?還是,離家出走?……總之,要不要先打電話回家?」
「……我、我沒有家。」鈴雨看著拓海拿出來的電話,細聲的回應著。
沒有家?是不想說嗎?還是,有什麼其他原因?拓海看著鈴雨沈默了起來,片刻,「嘛,每個人也有不想告訴人的事,不想說也罷。那麼,你接下來打算怎樣?」
「沒有。」沒有想到接下來要怎樣做鈴雨老實地回答,然後便開始想著接下來要怎麼辦。
拓海在等待鈴雨說話的時候,突然沒頭沒腦地說出了一句話。「你乾脆就住在這裡吧。」
「咦?」鈴雨睜大眼睛看著拓海發出疑問的聲音後,拓海這才回過神來發現自己剛剛說的東西有多不靠譜,然後立即手忙腳亂的解釋。「我、我的意思是指……今晚,你先住下來吧。現在,天已經很黑了,而且在下雨,外面的氣溫會很低的……如果你現在還說要走的話,我會不放心。還、還是說,你有要去的朋友或是親戚家?我幫你打電話,通知他們來接你吧。」
鈴雨看著不知所措的拓海,輕輕笑了起來,然後認真的看著拓海。「那個……真的可以嗎?」
嗯?什麼東西真的可以?面對鈴雨的問話拓海有點摸不著頭腦,回想不起自己最初說的那句話。
面對困惑的拓海,鈴雨便再重新說一次。「我指的是……住在這裡的事。其實,我現在無家可歸。如果,可以收留我幾天的話,我會很感謝你的。」
「……可以啊。你想住多久也沒問題。」
「咦,真、真的可以嗎?」鈴雨驚訝的言語之中難掩興奮之情,然而她還是有點猶豫,擔心對方其實只是開玩笑,隔天早上就會趕走自己。
拓海看出鈴雨的擔心,便再次作出保證。「嗯。如果你想的話,就住下來吧。多久也可以啊。」
「真的嗎?」
「嗯。」
「真的真的,可以嗎?」
「嗯……」
「真的——」
「那個……鈴雨,真的可以啊。所以,不用再問了。好嗎?」
「是!感謝你!那麼,之後就請多多指教了,拓海先生。」
 
拓海跟鈴雨的同居生活,就在這一天的下午正式開始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