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9 變化【原創】

鬧鐘響起,紅髮女孩躺在床上伸手把鬧鐘關掉後,看著天花板慢慢的說著:「……夢……」
絕對是因為又再彈鋼琴的關係,才會想起這樣的事情。
曉寒在床上翻滾了一下,發現再也睡不著了,便決定起床。
她簡單的梳洗了後,發覺早餐時間快過去了就奔向優姐的房間。
「優姐!還有早餐可以吃了嗎?」曉寒亂蹦亂跳的跑到位於下層的101室,打開門口後就心急的發問。
雖然這公寓有早餐供應,不過早餐是先到先得的制度,所以晚了起床的人可能會沒有早餐吃。
「有啊,你等我一下。我去把他們熱起來。」優姐把早餐拿去烤箱內烤熱,便開始跟曉寒聊著近來的事情。
正式成立了樂隊後,曉寒就迅速的為樂隊訂下了「明日之星大賽」這一個偉大的目標。
在眾人的幫助下,排除了一切問題,曉寒他們幾經辛苦才取得了基本的參加資格啊!
只要完成今天黃昏的表演,他們就可以正式參加比賽了!
距離比賽的時間還只剩下一個月多一點的時間,他們正在天天加緊練習。
只要這場比賽勝出,那麼距離成名的日子就近一大步,曉寒的夢想又近了一大步。
曉寒快速的把早餐吃完後,又立即往練習室去練習。
 
 
拓海一邊乘搭著小貨車前往黃昏咖啡館,一邊開始回想起一個月前的生活,更貼切的形容是懷念起以前的生活。
 
不久前,自己還是過著每天準時上班,閒閒渡日後,下班吃泡麵等無益食品的日子。
自己是一個標準的小店員,工作地方是一間二手書店,販賣的東西就只有舊書跟一些小文具。
因此工作量不多,理所當然薪水也不會很多,不過就是足夠自己的日常開支跟買一下消耗品,有空時吃個大餐的程度。
但是,不管吃的東西多好吃,自己一個人吃還是會乏味,所以我一般都是買個便當或是泡麵來當一餐。
長久以來都是這樣的生活,身邊能亂花的錢自然比較多。
 
曾經被老闆這樣說過,「拓海你啊……一點都不像個年青人耶。你應該多去玩玩。」
這樣一說,我自己也忍不著笑了笑自己,的確很像呢。每天都只有上班下班,就像中年人一樣過著沒趣的生活。
而且,我差不多每天都會上班,大半的時間都是待在店裡頭。
難怪老闆有時會找一些理由叫我出去跑腿,目的根本是要我不要老是待在店裡。
 
我覺得這樣子也沒所謂。
反正,成為大人後的將來也會是這樣子的日子,倒不如早早習慣,免得長大後才來抱怨。
對於我來說,上心的事已經只剩下那件事了,其他的事情怎樣都好。
到底要怎樣才可以找到那件事的線索呢?我用了那麼多方法,找了那麼多地方,也找不出半點線索。
總感覺……已經沒有希望了。
 
然而,這樣的想法跟無趣的生活卻在前些日子就被一位年幼的小女孩所打破了。
那名年幼的小女孩名叫做翁 曉寒,有著一頭鮮艷的紅色短髮,是個有點不可思議的女孩。
她手持著我一直在找尋的資料,她用這點來來誘惑我。
最初,我一點也不相信她會拿著我一直想要的東西。
不過在試探後,我知道那是真的,她沒有說謊,那真的是我在找尋的東西!
於是,我跟曉寒交換了條件,她的要求是這三年裡我要當她的樂團的鼓手,相對的三年後我想要的資料她會完整無缺地交給我。
 
就這樣子,我的生活起了巨大的變化。
 
 
黃昏的小演出雖然稱不上完美,不過是這幾次以來最好的一次,完全沒有出錯。
「太好了!」團長在演奏完樂曲後,連致謝詞也還沒說,就興高采烈的站在台上拿著麥克風,像是要宣告給台下的人知道一樣說著:「這下子就可以參賽了!」
「你在幹什麼啊!」東島很不客氣的在旁很不客氣的用手用力的往團長的後腦打下去,清脆的響聲傳入麥克風中,可想而知這一下是用了多大的力度。
團長摸著被打的後腦蹲在台上,她一聲也沒有叫出來,說不定是痛到叫不出聲來了。
她帶著淚光的兇狠的轉頭想要向東島表示不要亂打人,然而一轉頭看到東島那厭惡的眼神,團長就什麼也說不出來了。
東島一直盯著團長看,團長回頭想了一下後,總算裝模作樣的正經說出道謝詞。「那個,謝、謝謝大家今天來我們的表現,謝謝大家!」
團長致謝後,雲便吩咐一行人火速從咖啡廳的舞台上下來,並且收好舞台上屬於他們的東西。
東島跟諾把帶來的東西帶去後門的小貨車裡放回去,團長倒是一點也沒有幫忙傻笑著跟台下的客人歡樂的聊天。
卓田君不知道是在跟優小姐在商量什麼不時的比手畫腳。
拓海抬頭看了看時鐘,現在的時間是六時正左右,如果現在回去西市,大概八時左右就可以到達了吧?
把鼓棒放回隨身包內,拓海跟咖啡廳老闆說了幾句後,就從後門離開。
 
才剛踏出後門,就被在後門收拾東西的諾發現並叫停了。「拓海,你要走了?」
諾,全名的確好像是叫秋本諾,是東島為了這次比賽而找來的幫手。
東島的好友,跟團長他們同住在華緣莊內。
雖然年紀比我們大,彈奏BASS的技術也很熟練,可是卻完全不會擺架子。
「嗯。」拓海微微點頭示意,然後看了看四周也沒有發現東島身影,不會是溜走了吧?「……東島呢?」
「啊……雲嗎?他去幫我撿東西了啊。我剛剛搬東西進貨車時,不小心掉了錢包。你看這裡是斜路,錢包就那樣子一直滾了下去。」諾笑容滿臉的說著,好像完全不覺得自己剛剛幹了的事會給人帶來麻煩。
如果要說諾有那裡不好,大概就是天然呆跟會幫倒忙吧?
「我先走了。」拓海決定還是先行離開,如果繼續跟他聊下去,八點也不能回到家裡。
 
拓海走下斜坡的同時,就迎頭看到了雲正在回來,雲發現了拓海的身影就趕快跑到招海的身邊。「小海,要走了?」
「東島……不要再叫小海。」拓海無奈的再次警告著,在認識東島沒多久後,東島就很乾脆的給了自己這個小名,儘管自己再三要他不要那樣叫了,他依然無視自己的話語。
東島一點也不介意拓海沒有回答自己的問題,然後自己便接著話題說下去。「不吃了晚餐才走嗎?老闆他做了好吃的。」
「晚餐我已經拿了。」拓海提起自己在離開前從店長那裡得到的便當盒以示自己沒有說謊,東島看見後也沒有阻止,不過還是說了句:「你也稍為合群點吧。」
「這件事不用你管。」拓海瞪了一眼東島,便決定不再跟東島閒聊趕快回家,東島看著拓海沒有要繼續對話的意味也沒有再多加阻止了,只是在拓海走了沒幾步時又再提醒他。「對了,你知道明天不用練習嗎?團長說要休息一天啊!」
這消息團長說也沒有說過!拓海揮了揮手示意自己聽到後,兩人便分別了。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