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7 樂團『赤花』【原創】

曉寒跟拓海一邊回去華緣莊一邊開始介紹著自己的樂團。
走了一段路後,曉寒帶著拓海來到了練習室。「我們的練習都是在這間小屋裡進行!平日都是下午5:00開始。不過因為我不用唸書,根本上都泡在這裡或是自己的房間。」
曉寒轉動了一下門把,發現練習室的門鎖上了,而且自己沒有帶鎖匙在身上。「……鎖了。我們去我的房間來聊吧。」
拓海並沒有多說話,只是靜靜的跟著曉寒去她的房間。
她到底是什麼人?住的地方竟然有練習室,我還以為她鐵定是用租的。而且,那個練習室也太大了吧?15個人一起在內裡跳舞說不定也可以。
曉寒抽出鎖匙打開自家的房門,然後邀請拓海內進,並開始了一系列的解說。
其實,拓海雖然聽了很多曉寒的話,不過他聽懂了的也只有這個樂團是剛成立沒多久,而且也只有在音樂週裡表演了一次。其他的都是她在吐糟她的成員這樣怎樣,時間卻一分一秒的過去了。
待曉寒的話語告一段落,拓海其實沒有明白到有關樂團的事。「所以說,你因為跟你爸的約定而要組樂團?而且要在三年內有所成就?不然就要回老家繼承家業?」
她果然是大小姐,而且不懂世事的大小姐!這世上有多少個樂團都是想成名的,可是又有多少個真的成功呢?她就沒有想過嗎?現在退出還來得及嗎!
「嗯。所以我需要像你這種有實力的人。你能加入真的很好啊。」曉寒笑盈盈的說著,完全沒想過剛剛的解說已經令拓海深深後悔加入了。
就在他們開始牛頭不對馬嘴的對話前,門鈴響了起來。
「我去開門看看。」曉寒拋下拓海,然後便慢慢走向門口。「來了。等一下。我就說等一下了,別按了!」
打開門後,雲看著曉寒厭棄的說:「房間那麼小,你還這麼久才來開門。你是用爬的嗎?」
「才不是!是你太心急了!」曉寒反駁的說著,自己明明只是用正常速度走來,一點都不慢。
雲看向房間中的客人,再看一下曉寒,然後意味深長的笑了一下就拿出手機對著拓海拍照後,在手機上飛快的按了什麼鍵。
「你在幹什麼了!雲!」曉寒看著雲的動作,緊張的問著他的打算。
「等一下就知道。那麼,這人是誰?那個嗎?」雲脫下鞋子放在門口,便走進曉寒的房間坐到沙發上。
曉寒一邊關上門一邊解釋。「才不是!是新的成員!」
雲上下打量了拓海一下,黑髮黑瞳,如果不是長髮跟有點性別不明,大概就是跟街上隨處可見的路人一樣。「哦……我是雲,吉他手。多多指教。」
「……拓海,鼓手。請多多指教。」拓海有點不能理解現在的狀況,不過還是決定先跟對方打招呼。
曉寒坐下後,很開心的對著雲說出她終於想到的樂團名。「你們聽我說,我想到樂團名了!就是——樂團『紅花』!怎樣?」
兩人啞口無言的看著曉寒,她扮著一個很帥的姿勢說出一個很爛的名字。
我要吐糟她嗎?可是,其實沒很爛吧?可是,一想到之後自己說不定要說這個名字出來……
就在拓海思考著要不要跟她改一個時,雲先一步用著受不了的語氣說:「……這什麼鬼爛名字。你這個腦袋想了這麼多天,竟然只想到這樣的名字。你腦袋到底是裝了什麼?還是你的腦袋什麼也沒有裝?」
曉寒抱著頭蹲了下來,像是被拋棄的小狗一樣用著楚楚可憐的眼神看向雲。「這是我很辛苦才想到的!什麼爛名字了!你才爛名字!」
「啊哈,你說什麼?你再說一次,翁.曉.寒!」雲深呼吸了一口氣然後看向曉寒。
曉寒立即知道自己說錯話了,雖然想要解釋,可以又想不出要從那裡說起好一直「我我我我」的說個不停。
現場陷入僵局,拓海看著這個不知道要怎樣平息的情況。那兩個人沒問題吧?這個樂團真的可以待下去嗎!
 
大門突然被人打開了,伴隨著一陣叫聲。「小寒——!」
三人一齊看向門邊,只見來人滿頭是汗,一直在喘氣。「等、等我一下,我、我要……順、順一下氣。」
片刻後,四人圍著小桌子坐了下來。
武休息完後,便拉過曉寒,指著拓海作出這樣的宣言。「我是不會把小寒交給你這樣的傢伙的!」
「什、什麼?!」拓海搞不清楚狀態的吃驚地說,雲則是在一旁偷笑,曉寒看到雲的偷笑便知道又是他在搞鬼。「雲,你這次又做了什麼了……!」
「我只是發短信啊。」雲舉起自己的手機,轉到剛剛的發信頁面去,然後放在桌子上給大家看。
『TO武:
 曉寒在她房間偷藏了男人啊。
 兩人獨處在房間裡,不知道會做什麼呢。
 有圖有真相,附上一張男人的照片。
                 BY雲』
「……你都做什麼了,雲!你是故意的吧!」曉寒急得快哭出來,要是好不容易加入的人,因為這玩笑而走掉了怎麼辦!
終於理解清楚事情的發展,拓海連忙解釋:「……這、這是誤會!我跟團長什麼關係也沒有!」
「團長……?我不會認同你的加入的!」
「你幹什麼了,我很不容易才找到他,要他加入啊!別趕跑人!」「可是……」
曉寒跟武互不相讓,因為雙方都有著不能放棄的原因,爭吵持續下去。
雲則是退到海的身邊,把空間讓出給兩位吵架,海看著身旁這個罪魁禍首。「你不用阻止嗎?」
「等一下吧。他們很有趣吧?」雲指著爭吵著無意義的話題的兩人,原本在說的話題已經轉為別的事了。
「哦,有趣得過份了。」拓海點點頭,這個樂團也太熱鬧了吧?
雲停頓了一會後,看對方沒有離開的意思便開口說:「……你不退出嗎?我們都是這樣的。」都是這樣胡鬧的,要是忍受不了,中途就離開的話,我們可是會很困惑的。
「沒關係,我不是想玩音樂才加入的。」
「哦……絕對不會退?」看來曉寒又用了什麼手段要對方加入了。
「……對。」至少在知道那件事的真相前,我跟她約定好不會退出。拓海在心中默默的回應了雲的問題。
從拓海口裡得到想要的回應後,雲便中斷了那一大一小無營養的吵架,到底要怎樣才可以從入團的問題吵到小時候的零食問題,這個問題雲決定不考究了,雖然覺得很神奇。
 
會議再開的時間是下午六時半,曉寒跟武頭上各頂著一個腫包,這是兩人不聽來阻礙吵架的雲的話而被雲武力收拾的代價。
「那麼,現在先就新團員加入,來做一次介紹吧。」曉寒忍著痛,然後開始帶頭做起介紹。「我叫做翁曉寒,是這個樂團的團長,同時是主唱。隨便叫我也可以。」
武盯著拓海作出還算友善的介紹。「卓田赭武,這個樂團的副團長跟主唱。叫我武就可以了。」
曉寒驚訝的看著武,我的樂團在我不知道的時候多了一個副團長,而且是武來當?!
曉寒正想就著武的介紹發問時,卻看到了雲的眼神就像是這樣說著的盯著曉寒,『給我閉上你的嘴巴,不然你就等著頭上多一個包吧』。
曉寒決定等一下會議完結時再問武,以免現在頭上再頂多一個腫包,那可不是一般的痛。
「東島倉雲,吉他。」雲簡短的說著,因為剛剛已經介紹了一次啊,我才不要重覆一樣的話句。
「小野拓海,從今天開始就是鼓手。請多多指教。」拓海對著在場的人點頭打招呼,雖然他們各人的性格都有點怪,不過感覺不難相處。
「那麼,在介紹之後,我就來說說我想了很久的名字吧!樂團『紅花』!」眾人介紹結束後,曉寒就急不及待再次說出團名,雲跟拓海兩人也別過頭不看想要得到稱讚的曉寒。
武看著曉寒那想得到稱讚的臉,開心的摸著曉寒的頭。「嗯。很棒啊!小寒想的東西都很棒!」
「你真心這樣想?」拓海疑惑的問著,雖然由剛剛開始就覺得武是寵愛曉寒的笨哥哥,可是剛剛發言好像有點問題……
武瞪了一下拓海,然後激動的說了起來。「這是當然的!只要是小寒想的、小寒說的,只要是小寒的全都是最好、最棒的!」
拓海看著已經自顧自的開始發表『曉寒理論』的武,從心底說出這句感想。「……這傢伙沒救了。」
「……」雲亦在一旁無奈的看著武,然後還是再次表達出自己的意見。「那樣的名字,我才不要。」
武聽到雲的表示,激動的反問著他。「這名字那裡不好了!這明明很棒!」
「那是你這個曉寒控才會覺得棒了。總之,我不要。」
拓海無言的看著他們兩人,簡單說雲只是一直在重申他的立場,吵鬧著的人只有武他自己。
拓海從旁邊拿出一張紙來,然後在紙上寫上「赤花」兩字。「你們不要吵了。這個怎樣?」
總覺得開始了多久,這團人就吵了多久。
兩人的注意力分散到寫上的兩隻字,然後拓海說出原因。「因為,赤有紅色的意思。這樣子,曉寒想的名字也不算被否決吧。」
「這樣說來,好像也不錯。赤這個字,還有什麼都沒有,空的意思。配上『子』字,赤子,純潔無暇的初生嬰兒。就像我們一樣。」雲點頭同意,並且加上更多的解釋說服曉寒跟武。
「這個不錯,我們就叫做赤花吧!現在,樂團『赤花』成立!」晚寒手握拳頭興奮的作出宣言。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