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3 這個傢伙【原創】

「你、你在做什麼啊!」一把不熟悉的聲音傳進了雲的耳中,雲回頭看去樓梯方向,那是一名陌生的少年。那是誰?正當雲困惑著的時候,少年已經一把拉過曉寒,像是要保護她一樣,把她藏在身後。
「你想對曉寒做什麼了?你那樣做會令曉寒很痛的!」少年理直氣壯的對著雲說,雲開始上下打量著這突然界入的少年。
「你是誰啊?為什麼要入侵華緣莊?」雲看著這位疑似認識曉寒的人,不滿的瞪著這位從自己手裡搶走玩具的人。
「我叫做卓田赭武。我是來找曉寒的。你又是誰啊?」
雖然相信眼前的人可能只是曉寒的鄰居,然而還是有一點擔心那人是曉寒的男朋友。
武緊緊的看著雲,因為曉寒是很重要的人,雖然不是喜歡的人,但是還是不准奇怪的人接近她。
「是嗎?那,曉寒快點帶他去你的房間吧。去,去。」雲無視武的問話,指著曉寒的房間,指示曉寒快去。
曉寒點點頭便拉著武大步走向自己的房間。
 
 
曉寒從冰箱裡拿出可口可樂遞給武後,也坐了下來。「找我有什麼事嗎?武。」
「不,其實沒什麼事。只、只是想看看你。先不說我,剛才的人是誰?跟你是什麼關係?」武想起剛剛那個令人火大的傢伙,竟然那麼用力的捏曉寒的臉頰。
武正在為曉寒覺得生氣時,曉寒卻無所謂的咬著巧克力棒作出回答。「嗯?你在說雲嗎?」
「那傢伙到底是什麼人?」
曉寒看到武緊張的樣子,突然起了玩心,想要作弄一下武。「啊,他是我的男……」
「夥伴。」雲出現在曉寒的房間,在曉寒說出會令人誤會的話前,一把按著她的頭,阻止了她的惡作劇。「你說對吧?團長。」
「嗯,對。」面對突然出現的雲,怎麼也不可能再繼續開方才想到的玩笑,說雲是自己的男朋友。
「你這傢伙!為什麼會進來的!」武則是面對雲突然出現在別人家裡這件事很反感,就像他好像有曉寒家的鎖匙一樣。「等,你這傢伙怎麼進來的?你配了鎖匙嗎!」
「誰會幹那種事!當然是因為你們沒有鎖門,我才進到來了。」
雲一臉厭惡的看著武,誰會去配鎖匙!
雲看了武一眼後,決定先無視他,並且要教訓一下曉寒。「對了,曉寒剛剛你是想說我是你的男什麼來著?」
「……什、什麼?你聽到了?」曉寒像是做壞事被抓一樣,動搖的回答著。
「嗯。」
「當、當然是男性朋友啦。討厭,如果我亂說是男朋友的話,你會退出,對吧?」曉寒皮笑肉不笑的回應著,冷汗直流。
「你真懂我。我是真的會退出啊,所以別再開那些的玩笑,明白嗎?」
「……明白。」曉寒緊張的點點頭,就在剛剛差一點雲就因為自己的玩笑而跑了,看來以後開玩笑要小心一點。
「總之,這些資料給你看。」雲指了指自己帶來的三本資料夾跟USB ,就轉身離去了。
 
武一直盯著雲的身影,直到他離開房間。
「曉寒,你到底是跟他在做什麼了!」悶氣圍繞在武的心頭,對於他來說,曉寒是兩年沒見的兒時玩伴。
雖然知道兩年間曉寒在新年時有回到火城,然而武卻一直看不到她的身影,像是故意錯開時間一樣。
數天前才再次遇到曉寒,今天來找她的時候,卻看到她跟一名不知道打那來的男子十分的親密。
雖然曉寒並不是戀人,只是很重要的人,對她一直有種說不清的感覺。
武醋意滿滿的撐著頭,等待著曉寒的解釋,難道剛剛的人真的是她的男朋友?可是,那人明明否認了!
苦惱的表情一直浮現在武的臉上,曉寒亦因為剛剛雲的突然出現而決定老實回答。「我跟雲在組樂團,現在成員只有我跟他,武要加入嗎?」
什麼!?只有兩個人!那麼,他們練習的時間不就只有兩個人獨處。
那麼,不就會發生很多很多事……那樣子的事是絕對不可以發生的!
「我要加入!我絕對不會給你們兩個人獨處!」武激動的說著,連同心聲一起說了出來。
 
***
 
武回到自家住宅後,開始為剛剛在曉寒家發作的發言而苦惱。
為什麼我會說出那樣的話……我除了唱歌外,什麼樂器都不會!
難道我要加入去當主唱嗎?不可能吧,我唱歌又不是特別好,那樣子太高難度了!
可是,現在說退出的話,就只剩下那個可惡的傢伙跟曉寒兩個人,那樣子也不可以!
當經理人……?不,他們還不需要經理人。
那麼,現在開始學習樂器嗎?可是,要學什麼好?
「……」整晚下來,武都在胡思亂想,直到早上才終於睡著了。
醒來時,已經將近與曉寒約定的時間,衝忙出門,好不容易在下午前來到了曉寒的家。
 
打開曉寒家的門,看到的是曉寒坐沙發上歡樂的看電視,還有一臉面無表情坐在一旁看書的雲。
雲注意到武的到來,就拿起搖控器把電視關上。
曉寒想要抗議雲無故關掉她的電視機,轉身看向雲的方向,才注意到武就拿著背包站在門口的位置。「武,你來了?」
「嗯。睡過頭,晚了出門。抱歉。」武摸摸頭,把鞋子脫掉在門口,一邊解釋一邊走進來。
「竟然睡過頭。小孩嗎?」雲用著只有武才能聽得清楚的音量說出像是嘲笑他的話,然後又趕快的轉移了話題。「曉寒,昨天叫你找的找了沒有?」
「找了!是說樂曲吧?我覺得這幾首很棒的說。」曉寒把昨天雲交給自己的東西裡從中抽出資料攤放在桌子上。
雲跟武看著桌上的資料,面有難色的看著曉寒,曉寒察覺到他們的異樣後,偏頭的發問:「怎樣了?我找的歌曲不好嗎?」
「不,沒有這樣的事!這些都是不錯的樂曲!只是……」武在說到重點前就停頓了,到底要怎樣說才好呢?
看著武猶豫不決的要說不說的樣子,雲就直說下去。「只是,這些都是女歌手的歌。曉寒,你想要這個只有樣子可靠的大男生去唱女歌手的歌曲嗎?」
當面被人說『只有樣子可靠』,雖然很生氣,可是身為大人是不可以因為這些小事而生氣,武如此對自己充,決定要把這口氣吞下來。
「不是。我只是忘了找武的份。」曉寒聽到後看看桌上的資料,立即慌張的解釋。
「原來在你眼裡,這傢伙是可以忘掉的存在啊。真可憐。」語畢,還往武的方向投以可憐的目光,令到武更加生氣。
「抱歉,武。我現在就去找,我昨天也有找到數首不錯的男歌手的歌啊!等一下就可以了。」說完後,曉寒就往自己的房裡走去。
在曉寒離開後,武終於忍不住,對著雲問出他一直很想問的事。「你到底想對曉寒做什麼?」
「你眼睛盲掉了嗎?……組樂隊啊。」雲厭煩的看著武。
「真的沒有別的原因?絕對沒有?」武有點懷疑的看著雲,雖然就算是有,對方大概也不會老實回答,但是還是想要得到保證,為求心安。
「沒。絕對。」雲當然不會乖乖說他跟曉寒的約定,要是武知道一定會大吵大鬧。
就算跟曉寒是沒有任何關係,我還是不認同這個人跟曉寒一同組樂團!
明明比我小,可是比我高,而且又不尊重人,又是那種態度,還捏過曉寒的臉,果然令人很討厭!
這個只有樣子可靠的小不點,竟然比我大,說來也沒人相信。
剛見面,就搶走了我的玩具,還一副想要壓在我頭上的樣子,令人想要欺負他。
而且,只要捉住曉寒,他就會生氣,意外的是一個好玩具。
 
在兩人進一步發生爭吵前,曉寒從房間裡捧著一堆資料出來。「你們剛剛在做什麼?」
「什麼都沒有。」「……」
看著兩人也不願說出剛才的事,曉寒也只好放棄,晚點偷偷問武好了。
「來,這是武的份跟一些合唱歌。」曉寒把自己選好的樂曲資料分發給兩人。「吶,都選好了嗎?」
看到兩人都挑好歌曲後,曉寒很滿意的拿著鎖匙跟自己的樂曲帶頭走出房間。「那麼,出發吧!」
「哦。」「出發!」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