彼の樂團

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34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訂閱人氣

02 記得之後要付薪金【原創】

6天前歡迎會晚上

歡迎會在眾人介紹後,正式開始舉行,大家有說有吃,就連曉寒也很快就打成一片。
唯獨不愛熱鬧的雲待在一旁,有時候才加入討論發言,就算加入了亦很少回應,然後又一副無趣的樣子在默默用餐。
儘管有不合群的人存在,大家還是繼續進行著,大概是清楚雲本身的個性,也不強求他一定要跟上大家的腳步。
時間過得差不多,由於明天還是平日,所以大家也差不多要回去房間準備明天的事情。
此時,翔一時興起的拍拍雲,雲看著喝了點酒好像有點醉的翔,往後退了一下。「幹麼?」
「雲,表演一下啊!吉他!」翔笑著說,一看就知道對方已經醉醺醺。
雲看著醉倒的翔,嘆氣說道:「……你醉了。」
「沒關係!雲表演一下!我想聽!」有句話是『別跟醉倒的人計較,因為根本不能理論』,雲清楚的明白這句話的意思,因為就算雲現在拒絕了,翔還是會繼續吵著要聽。
雲看著醉倒的翔,心想反正只是一會兒的話就沒關係,於是拿起吉他開始彈奏。
柔和而慢慢的曲調,像是在訴說著安穩的環境,令人心身平靜下來。
溫柔而舒適的感覺,令到醉醺醺的翔開始昏昏欲睡。
一曲完結,翔已經睡倒在佑的懷中,佑歉意對著雲笑。「抱歉……我先帶他回房間了。」
點點頭,在場的人目送他們離開後,優也開始收拾東西。「我們也差不多要回去了。明天,你們還有東西做吧?」
「嗯。」雲收拾起吉他簡單的回答後,白想起今天還有功課未完成而急忙回到房間去。「抱歉,我先回去做功課了。」
在場剩下的三人開始收拾著東西,收拾完後就各自回到房間作休息。


洗澡過後,雲檢查著白的功課是否完成,而白則先去了洗澡。
看完白的功課並沒有遺漏後,雲聽到房間外傳來敲門聲。
「誰?」把門打開後,雲低頭看到的是今天加入的翁曉寒,對她的印象也只有是很煩的小鬼這一個記憶,雲語氣不太好的問:「怎了?」
「那個,這是見面禮。因為,明天我會外出,不知道什麼時候可以看到你,就先拿來給你了。」曉寒有禮的從身後拿出包裝精緻的禮物,雲接過後便放在門邊的櫃子上,看著曉寒遲遲未離去。「還有事嗎?」
曉寒像是期待這句問話很久一樣,雙眼閃閃發光的看著雲。「嗯!那個呢,我想組樂團啊!不知道你有沒有——」
話還沒說完,雲就已經用力關上門,剩下話說到一半的曉寒在屋外不放棄的大喊大叫。「雲,開門啊!你還沒聽我說完啊!我很喜歡你的吉他啊!所以,我們一起來組樂團啊!雲!」


「雲哥哥,曉寒她……」剛洗澡出來的白在浴室中就聽到曉寒的聲音,出來後便困惑的看著雲,雲則目無表情的說:「白,不要理會曉寒。那傢伙是怪人。」
「呃,什麼?為什麼……?」白完全不能理解,為什麼在進入洗澡的期間,雲哥哥就由無趣轉為厭惡。
雲並沒有多加解釋,只是一句「快去睡」就把白打發掉,白也聽話的去睡覺。「雲哥哥,晚安。」
「嗯。晚安。」雲點點頭,打開電腦繼續自己的工作,而曉寒也在吵罵了一會後,被優說不要打擾鄰居為由而趕回房間。

***

自那天起早上剛開始,曉寒就每天來到雲的房門前,要求雲加入她將會組成的樂團。
然而,曉寒就算用力、用盡一切方法跟他們打招呼都被完全無視了。
儘管如此,曉寒還是不放棄,一直跟他們打招呼直到他們離開了華緣莊為止。

曉寒的早餐在優的邀請下,去到了她的房屋裡用餐。
「謝謝,優姐。」曉寒一邊幫忙擺放廚具,一邊表示感謝。
由於昨天忙著收拾房間,就忘了買早餐,如果沒有優的邀請,她就要步行十五分鐘去便利店買早餐了。
「不用客氣。行李收拾好了嗎?」優把最後的早餐放下後,便跟曉寒一同坐下用餐。
曉寒點點頭,津津有味的吃著優所作的早餐。「嗯,已經收拾好了。」
「那麼,習慣了嗎?」優擔心新加入的曉寒有著那裡不便,可是卻不敢說,而主動開始詢問。
曉寒覺得被無視這件事根本是不可能的事一樣,吃驚的說:「還好。只是……雲跟小白竟然無視我了!」
「……嘛,雲不想的話,就先不要打擾他吧?」優笑著建議說。
曉寒不服氣的說著,像是這已經是決定好的事,她下定決心一定要雲加入。「可是,我想他加入我的樂團。我要組一支樂團,內裡的成員一定有雲才可以!絕對會要他加入!」
「加油呢。不過,不要惹怒雲啊。」優笑著的收起了餐具準備清洗。
曉寒裝模作樣的做出敬禮的姿態。「是。」
「這樣說來,你等一下有空嗎?我想帶你去認識一下這附近的事。」優一邊清洗餐具一邊好心的提議,然而,曉寒卻有著別的行程而推辭了。「不用了,我等一下要去見奶奶。介紹的事改天吧。」
「嗯。路上小心啊。」


與身為房東的優道別後,曉寒就回到房間把東西裝好便出發去車站。
曉寒踏著愉快的腳步,前往久違的奶奶家,已經有將近兩年的時間沒有看到奶奶了。
從曉寒小跳步、哼著歌向著奶奶家前進,便能夠完全理解出她愉快的心情。
兩年沒有回來,雖然車站附近的路有整修過,然而往內走就發現很多地方其實還是保留著兩年前的樣子。
雖然期間有一些店子倒閉了,也有一些變成別的店,不過亦有保持著的店子在。
大路不時穿插著各種小巷、小路,熟悉道路的人大多都是走捷徑,不過亦有不少人喜歡走大路。
從小巷中提著小袋子出現的少年,看著曉寒的背影猶疑的說出曉寒的名字。「……曉寒?」
「嗯?」聽到自己的名字被叫,曉寒便轉身看向少年,然後看清眼前對象後,曉寒喜出望外的叫著對方的名字。「武?」
褐色的短髮,雖然戴著帽子,不過還是能看清他的樣貌,就像是少年偶像的感覺一樣。
雖然樣子出眾,可是卻不會吸引著人的目光,可能是存在感比較低吧。
「真的是曉寒呢!回來怎麼不給我電話?」看到很久沒見的好友,武也一樣喜出望外的看著曉寒。「這次回來是探奶奶嗎?」
「嗯,也可以這樣說。」曉寒跟著武開始走上去奶奶家的路,武的家就在奶奶家附近。
武隱約發現曉寒有點心不在焉,於是決定先轉移話題,不再追問下去。「曉寒這次會待多久?」
「嗯,三年!」曉寒用著輕鬆的口氣說著重大的事情,起初武也漫不經心的跟著笑,然而當他意識到這事的重大性時,他大吃一驚。「三、三年!?那、那麼,你住在那?奶奶家嗎?」
曉寒看到武吃驚的模樣,露出惡作劇的笑容。「現在住在華緣莊。東市的華緣莊,武知道嗎?」
武仔細想了想大概的位置後,武明白的說:「啊嗯,大概知道。」
他們繼續閒聊走著,不知不覺他們已經走到分別的路口,兩人道別後就各自向目的地進發。「掰掰,下次見。」、「嗯,下次見。」


某夜晚上
距離曉寒搬入公寓已經一星期以上了,她依然持續著要求雲加入她將會組成的樂團。
這份持續也令到雲開始懷疑真的是開玩笑嗎?或是認真?
不管怎樣,雲決定今晚就要把事情處理掉,長久下去的無視並不是方法。
雲在曉寒再來時,帶同曉寒來到公寓旁的的櫻花底下,毫無疑問單刀直入的問:「你到底要這樣多久?」
「當然是到雲你加入為止!」曉寒一副很努力堅持的樣子,不過她也已經由一開始的半小時慢慢變為數十分鐘了。
「如果只是玩玩,請不要再來打擾。」雖然語氣上說是有禮,可是氣勢上卻莫名的令人感到想要退縮。
「才不是玩玩!我是認真的!絕對呢!我要在三年內組成一隊有名氣的樂團!」
「是嗎……那麼,幫幫你也可以啊。」雲看著曉寒認真的臉,笑笑說著。
「真的嗎?太好了!」
「但是,有條件啊……」說到這裡,雲故意停一停,然後一副壞笑打著主意的樣子。
「是、是什麼?」
「如果,三年後不能成名,你就要給我三百萬。成名了,也要給我一百萬。怎樣?」一個很困難的條件,普通的孩子是不可能會答應,一百萬並不是小數目,雲打著曉寒一定不會答應的想法而說出這條件。
因為,從一開始,他就沒打算答應,除非曉寒真的給出一百萬來。
聽到這十分困難的條件,倒不如說是不可能達成的條件,曉寒也開始猶疑著,決定跟雲談判一下。
「什、什麼?!可以再減少一點數目嗎?比方說,把百萬改為十萬。」
「不行!給不出錢的話,就不要再來打擾我。給你考慮時間,如果你還是想要我加入,中午來找我吧。」
雲把話說完後,連給曉寒再次談判的機會也沒有,就留下曉寒一個人在櫻花樹下,自己則回到房間去。


當天晚上,曉寒不知道是下定了什麼樣決心,決定答應雲的條件,並寫下承諾書。
承諾書的內容就如雲所說的那樣,『三年後如果不能成名,給予三百萬。如果成名了,亦會給予一百萬。』,而且還在承諾書上印上自己的手指紋。
翌日的中午,她帶同承諾書來到了雲的房前,敲響了雲的房門。
「這是承諾書。約定好了,現在開始你就是我的隊員,你要聽我的要求,不,是命令!你明白嗎?」曉寒把承辦書交上的同時,發表了宣示主權一樣的話語。
雲打開承諾書確認內容後,把承諾書收好,笑了笑說:「我知道了。以後就聽你吩咐了,多多指教了。小隊長。記得之後要付薪金。」
承諾書的內容除了自己對她說過的話句外,她還寫了一句『我絕對會成名的,你就等著收一百萬吧!』帶有挑釁性的句子。
以後的日子應該不會無聊了,而且是非常好玩的。



曉寒跟雲經成了隊伍,距離約定的日子還有三年。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