關於部落格
彼の樂團 - 大本營

成員的活動場所 和設計的遊戲的資料 ( ? )
  • 578

    累積人氣

  • 0

    今日人氣

    0

    追蹤人氣

22 還有一些小事情【原創】

「優姐,請問你找我有甚麼事?」此時是練習的時間,優單獨地把拓海一人叫了出來,也沒有事先說是甚麼一回事。
拓海有點忐忑不安,自己甚麼事也沒做錯,怎麼就只把自己叫出來了?
優從桌子邊抬起頭示意拓海坐下後,「你的房東通知我說,你們住的大樓已經維修完了。想不到你們家的大廈維修完天花後,又在維修水管跟外牆,結果拖了這麼久。」
優這樣一說起來,拓海想起了前幾天由於太多事發生了,就算收到了房東的通知也還沒看,原來就是說這件事嗎?「……哦,我也收到通知。」
「所以說,你要回去那邊住了吧?還是要在這裡租房子?你們兩邊走會很花錢吧?你打算怎樣?」
優拋出了一個拓海一直遺忘在腦後的問題,對耶,我們是要回去住的吧?兩邊走的話,對鈴雨來說太辛苦了。可是,那邊的房子也不想退掉。這樣的話,兩間房子的錢……我負得了嗎?拓海苦苦思考了片刻,暫時得不出任何答案。「嗚……我需要再想想。」
「嗯,沒問題。想好了要通知我啊。租金可是交到這個月,這個月還是可以先住著吧。」優拍拍拓海的肩,示意要他好好思考。
雖說以他的情況來看,優本想大力推薦他就只租這邊的房子,因為他只有打一份兼職,要付兩邊的租金加上日常開支,並不容易。
可是,對方說要思考一下,這就代表還有其他需要考慮的事情,就不定那邊比較近老家之類的原因。
優看拓海一時三刻也下不了決定,便趕緊接著說下一個話題。「鈴雨甚麼時候上學?這時段可是沒有大假期。」
「……上學?」
「嗯,她不上學嗎?曉寒已經取得了畢業的資格,所以不用上學也可以。但是,鈴雨沒有吧?」
「嗯……我想應該是。」
「她會上學吧?我不會准許樂團裡有人不務正職或者沒有合資格的學歷證明。這會影響到樂團的形象。」
拓海從優姐的眼神中看出來,她是認真的。但是,鈴雨只是自己帶回來的小孩,他也沒有對方的任何證明文件,根本沒辦法可以幫對方辦理入學手續。
優沒有明白對方在苦惱的是何種事情,她也只能猜想是這樣的理由。「如果是學費之類的事,我可以幫你處理。其他問題的話,我也可以幫你。重點是,我想要鈴雨入讀星月學院,取得畢業證書。這年代沒有證書很難生活下去啊。」
優暗示著他們應該要為之後做打算,不管是能否出道,也是有證書在手好生活一些。
鈴雨現在年紀尚小,可以的話我也希望她可以認識更多朋友。上學更是一個不錯的選擇,自己沒理由要推說。但是,這些只是我的希望,鈴雨是怎樣想呢?「我會回去詢問一下鈴雨的意見。」
對於這個答覆,優也表示了解便送了他出門。
 
拓海回家後,便把優姐說的話告訴了鈴雨。
聽了拓海的話後,鈴雨更是開心得手舞足動,看到這麼開心的模樣,拓海也不忍心跟她說其實他並沒有錢可以供她上學。
看來真的得跟優姐討論一下了,除了錢的問題,還有其他很多問題。
「鈴雨,我去跟優姐說一聲。」語畢,他便又再出門了。
拓海敲了敲房門,優姐便很快來應門。「你想好了?」
「嗯……可是有一些問題。」拓海苦惱的想著要怎樣解釋才好,特別是鈴雨的情況,雖說是鈴雨自願,但是搞不好自己就是個誘拐犯了說。到底這件事能夠說多少出來呢……
拓海也沒有說出問題是在哪,優已經拍拍胸口,信誓旦旦的說:「沒問題,都包在我身上吧。」
「……我甚麼都未說。」
「你不用說,我也知道。」
拓海也不曉得對方是真的知道還是不知道,他已經被人送到家門口了。
「沒問題了,我有我的辦法,你放一萬個心吧!叫她星期一準備好上學就好,校服你拿去。」離開前,優露出了燦爛的笑容,把校服交到拓海的手裡。
拓海有點想要知道她所說的辦法是甚麼,然而總覺得那是不能詢問的事情,就把問題吞下去了。
 
 
幾天後的早上,拓海家的大門被不斷敲響,而且從門把的方向更傳來了像是要硬開的聲音。
總覺得有點兒不對勁的拓海,終於跑出來把門打開。「東島!你做甚麼了。」
「你還問我……優跟我說,鈴雨也要上學叫我來把她也接過去啊。」雲簡單的回應,才令拓海想起了昨晚優姐的通知,說鈴雨的入學手續已經弄好了,明天要上學。
如夢初醒的拓海便連忙跑到屋裡慌張的準備,「上學……校服、早餐!」
聽到他還想要做早餐的雲,連忙在屋外叫聲阻止。「來不及了,你叫她穿好校服就出來吧!」
第一天的上學就在這匆忙之中開始了,也只有這一天是這樣子開始上學。
 
相簿設定
標籤設定
相簿狀態